立秋感怀
(发布日期: 2018-08-09  阅读:2854次)

     今日立秋。一股缠绵縈怀之绪,油然生在心头。绵绵长长,缕缕难绝……
     我有两个故乡——“物质故乡”和“精神故乡”。最具特色的物质故乡,在贫困难受的童年。不满两岁的我。母亲因病丢下我去了天国。从此,老父亲又当爹又当娘,拉扯着我,老外婆颤巍巍不间断从远方来给我们缝补被烂的衣裤。那时父亲带我睡,外婆来了外婆带我睡……艰辛万劫,我也长大了……
     人生识字忧患始。岁岁飘逝,斗转星移……用文韵和智识酿造的人生尤其是灵魂,总在不屈不挠地寻寻觅觅,执着地寻觅着“精神的故乡”!“物质的故乡”能安置人的肉身,而“精神的故乡”却能安置人的灵魂,二者都不可惑却。然,肉身去贫后,“灵魂的安置”竟是那么重要而不易啊,我体会深深……
     在这乱欲横行道德无序的空间里,你叫我如何葆其灵魂的“纯洁”?在这毫无诗意的岁月里,你让我何处去寻觅到能安顿我灵魂的“精神故乡”?我那异类的个性特征和不善入流的交际局限哦,真乃悽悽惶惶戚戚不已……
     悲哉,我的灵魂;苦耶,我的灵魂!

(二O一八年立秋日杂咏  饶永才)